当前位置:首页 >> 重要文章推荐 >> 正文
2016能源变革10势
作者: 来自:《 中国能源报 》( 2017年01月02日 第 02 版) 发表时间:17-01-04 浏览:
       
  

  发展节奏空前受控

  煤电不再“猛长个”

  2016年已成为煤电发展“分水岭”,接连发布的严控政策意味着煤电行业“猛长个”的时代正式结束。

  作为我国电力供给绝对主力,煤电装机规模的大幅增加,为此前阶段经济迅速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随着经济总量不断增大,我们在发展中遇到了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经济发展面临速度换挡节点。如同一个人,10岁至18岁期间个子猛长,18岁之后长个子的速度就慢下来了。”电力作为经济“先行官”,也已处在历史性节点。在2016年,煤电行业迎来了自己的“18岁”。

  为防范煤电潜在过剩风险,2016年4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促进我国煤电有序发展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做好煤电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通知》、《关于建立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机制暨发布2019年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的通知》三份文件,对煤电建设提出严厉控制措施。

  三份文件一经发布,便成为业内“高光”事件。《中国能源报》当日在微信平台发布的相关新闻阅读量突破二十万,刷新了本报微信平台阅读量的历史记录。煤电人意识到,剧变已至。

  下半年,《关于进一步规范电力项目开工建设秩序的通知》、《关于进一步调控煤电规划建设的通知》陆续发布,再次强调严控煤电建设。

  但形势依然严峻,我国煤电过剩风险日益显现,产能过剩问题已浮出水面。

  2016年11月发布的《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最终为煤电规模加盖了“天花板”:刨除从“十二五”期间接转的1.9亿千瓦,2020年前新开工的煤电只有1000万千瓦,均摊到每年只有200万千瓦。换言之,煤电已几近“停止长高”。

  虽然个子长得慢了,但煤电仍是电力系统中的“大象”,承担着保障系统安全稳定的重任。适者生存,在系统波动性日益增大的境况中,煤电未来或许应该做一只“灵活的大象”。

  (贾科华)

  能源规划批量出台

  绘定“十三五”路线图

  在经济新常态和能源革命之中绘定的能源发展五年规划,自然会引起更多关注。这一变革时期的规划就像指示灯,能够影响处在路口的能源人行进的方向。

  能源行业“十三五”规划是能源发展的总体蓝图和行动纲领,将采用“1+14”模式,即《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14个细分行业规划。截至发稿,电力、煤炭、可再生能源、煤层气、页岩气、太阳能、风电、水电、生物质能等9个细分行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已经出台。每个规划的出台,都为行业“十三五”发展确定了重要基调和目标。

  具体说来,电力规划以低碳为主线,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达到7.7亿千瓦左右,比2015年增加约2.5亿千瓦,气电装机增加5000万千瓦;煤炭行业目标化解淘汰落后产能8亿吨/年;太阳能发展全面转向分布式,2020年,分布式光伏6000万千瓦以上;风电发展向中东部和南部区域倾斜;水电发力抽水蓄能,计划“十三五”开工6000万千瓦;生物质能将实现全面提升,替代化石能源量将从2015年的3540万吨/年,增长至5800万吨/年;煤层气则更加强调煤矿瓦斯利用量的提升,将从48亿立方跃升至70亿立方。

  在大气污染防治和减排承诺的双重约束下,我国能源“十三五”必须向绿色低碳转型。“十三五”规划透露出的信息,也明白无误地昭示着这一点。

  事实上,对于能源业者来说,5年时间已经足够长,期间很多导致规划难以落地的事情都会发生。变则通,能源人需审时度势、积极应变、适时调整,朝着能源革命方向共同努力。

  (贾科华)

  煤炭去产能放大招

  调控利器仍待完善

  煤炭在去产能的道路上“踩足了油门”。2月初,“7号文”的重磅发布,不仅确定了双5亿(3-5年退出5亿吨,减量重组5亿吨)目标,同时首次明文提出“按全年作业时间不超过276个工作日重新确定煤矿产能”。

  钢铁煤炭去产能8个专项配套政策文件随即密集出台,加上《关于实施减量置换严控煤炭新增产能有关事项的通知》等细化指导性文件的“保驾护航”。去产能很快取得实效,煤炭产量大幅下降,煤炭供求关系扭转,并导致煤价暴涨,其中,环渤海动力煤指数连涨18期,煤价直破600元大关。

  随后,相关部门多次密集召开会议应对煤炭局部供应紧张之势,启动抑制煤价过快上涨预案,放宽276政策,力推市场化煤电长协机制。环渤海动力煤指数随即转升为降。

  以276个工作日制度为例,该政策的严格执行有效督促行业减产,结束了煤企“以量补价”的恶性竞争,但同时引发煤价飞涨和多地煤炭供应紧张,在多次调控后效果仍不理想,调控思路开始有所改变。

  煤炭去产能不能简单一刀切。无论是从资源禀赋差异还是新老矿接续人员安置的复杂性上考量,在总体指导政策不变的情况下,都要因地制宜对特殊情况区别对待。此外,价格回升的甜头使本该退出的落后产能蠢蠢欲动,如何避免这些产能死灰复燃备受关注。

  去产能任务依旧任重道远。去产能不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游戏,也不是只靠决心就能取胜的战争。频频调整的政策虽可及时解决当下问题,但也规避了政策实施效应的参考性。实际去产能过程中的难度不可低估,还需相关部门的智囊团,在真正充分了解行业实际情况的基础上,发挥多元化的处理机制。

  (武晓娟)

  《巴黎协定》正式生效

  “后京都”时代不彷徨

  “二战以来最复杂的国际谈判”终于在2016年尾划上了一个不算完美但依然悦耳的休止符。2016年11月4日,《巴黎协定》仅用不足1年时间即宣告正式生效,刷新了国际协议最速生效纪录。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京都议定书》从谈妥到生效足足用了7年时间。

  《巴黎协定》是继《京都议定书》后第二份具有国际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因此有法可依。它的签署和生效标志着全球气候治理模式的改变,在人类应对气候变化进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意义和价值,同时也为复杂多变的国际多边谈判留下了一个几乎不可复制的经验范本。

  值得一提的是,在《巴黎协定》的谈判和生效进程中,中国始终发挥着不可替代的正面作用。作为世界级的能源生产和消费大国,以及事实上的全球可再生能源利用第一大国,中国如有任何懈怠和退却,《巴黎协定》都将是纸上谈兵。

  2016年9月3日,在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一次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率先垂范,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交存《巴黎协定》批准文书,充分展现了一个负责任大国应有的担当,向国际社会释放出积极信号,进而有力推进了《巴黎协定》的生效进程。

  在此之前,中国政府在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的前提之下,一直积极参与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进程,积极引导、驱动谈判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巴黎协定》为后京都时代的全球减排行动建章立制,书写了历史。但国际观察家们普遍认为,协议约定的减排力度逊于预期且执行前景仍存疑。但正如法国总统奥朗德所言,从每个国家的利益看,《巴黎协定》并不完美,但对整个人类而言,《巴黎协定》意义非凡。

  (于欢)

  光伏竞争持续升级

  深度整合态势明显

  回眸2016年,“激烈”竞争成为光伏行业一条发展主线。这一年,国家下发光伏指标的谨慎、光伏电价补贴的调整,以及电站中标价格的屡创新低,无不印证着行业竞争之激烈。

  现阶段光伏产业的基本任务仍是产业升级、降低成本、扩大应用,最终摆脱国家补贴,实现市场化的自我持续发展。“十三五”开局之年,激烈竞争下的2016,光伏市场也实现了由重“量”向重“质”的转变。其中,由国家能源局主导的“光伏领跑者”规模指标已从2015年的1GW升至5.5GW,在成功引导光伏领军企业后,也将光伏行业的竞争推向新高度,引爆了贯穿2016全年乃至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光伏电站竞标的“价格战”。

  电站中标价格不断在“光伏领跑者”项目中刷出新低,0.61元/千瓦时、0.52元/千瓦时、0.48元/千瓦时……逐渐试探出光伏行业的盈利底线。政府利用市场的手段确保了优势企业和先进产能的进入,有效淘汰了落后产能,同时推动了多晶技术的进步。在技术路线的角逐中,多晶金刚线和黑硅技术获得突破,继续保持成本优势;单晶PERC技术,也使其拥有了在光伏市场上“攻城掠地”的实力。可以预见,2017年,光伏产品和价格将迎来更加充分的“贴身肉搏”。降本增效将成为各企业首要目标,行业深度整合进程将进一步加快。

  市场的竞争时刻给整个行业带来巨大压力,但政府扶持光伏产业的初心从未改变。从年末下发的光伏电价补贴力度和要求各省增补指标规模,都可以看出政府力保光伏行业平稳运行,循序渐进完成光伏平价上网目标的决心。

  (钟银燕)

  能源互联网元年起航

  催生能源产业新业态

  2016年,互联网与能源领域迎来深度融合,一个崭新的业态随之铺陈开来。2月29日,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工信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互联网+”智慧能源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了10大重点任务以及分两个阶段推进的目标,勾勒出中国能源互联网未来10年发展的基本雏形。这一《指导意见》被业界称之为能源互联网的顶层设计,开启了能源互联网元年,撬动了万亿元规模的市场。

  规划在先,示范跟进。2016年8月初,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组织实施“互联网+”智慧能源(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的通知》,推动能源互联网落地实践。截至目前,关于示范项目还在最后遴选阶段,预计不久将予以公布。

  受政策利好提振,加之新电改的不断推进,能源互联网在分布式能源、微网、储能、大数据等领域有望迎来爆发。嗅觉敏锐的企业已开始布局,预计2016年将带来超过400亿元的投资,同时国家发改委也将安排3-4亿元的专项建设资金。

  互联网正在重塑能源行业的新业态、新模式。传统能源企业正在开展一场全新的“互联网+”转型,一个崭新的热词——综合服务运营商应运而生。

  能源互联网的浪潮,也进一步释放了分布式微网储能以及电动汽车作为储能设施的市场空间。从这个角度说,2016年同样是储能发展的元年。

  (何英)

  天然气定调“主体能源”

  改革坐等“临门一脚”

  占尽“道德优势”的可再生能源近年来频繁迎来政策利好,成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舆论焦点。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传统化石能源中公认清洁低碳的天然气却备受冷落,尤其是2016年上半年,国内天然气市场悲观气氛空前浓厚。

  否极泰来。继2016年G20北京能源部长会发出“让天然气成为能源结构转型主力能源”呼声后,国家能源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国土资源部联合发布的我国首份天然气发展白皮书——《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6》再次明确作出官方定调,“将逐步把天然气培育成为中国的主体能源”。“叫好不叫座”的天然气随之引来发展新动能。

  市场化是促进中国天然气行业进一步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行业当前难以大发展的主因。

  纵观近两年我国能源行业市场化改革动向,价格改革一直是先行者,当前气价改革也已大幅领先于行业的体制改革。

  2016年下半年以来,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方针,国家发改委陆续发布《关于加强地方天然气输配价格监管降低企业用气成本的通知》、《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试行)》等6份文件,国家能源局也发布了《关于做好油气管网设施开放相关信息公开工作的通知》,为进一步倒逼天然气行业体制改革铺路。最新消息显示,“若隐若现”两年之久的石油天然气行业改革方案即将发布,已获“主体能源”政策定位的天然气行业已摩拳擦掌,静待改革迎来“临门一脚”。

  (仝晓波)

  风电开发“东南飞”

  低风速成行业新宠

  2016年,当地处“三北”的吉林、黑龙江、甘肃、宁夏和新疆的风电投资预警级别上升至红色时,部分南方省份的低风速风电场却不断交上“全额消纳”的答卷,第IV 类资源区正在成为风电企业竞相角逐的新战场。

  2011年,我国首个内陆低风速风电场落户安徽,但这一试验意味浓烈的项目当时并未在行业引发波澜。与之相对应的是,国内9个千万千瓦大型风电基地的建设规划气势如虹,高风速资源潜力无限的“三北”地区才是彼时风电开发的核心方向。

  然而,持续攀升的装机很快陷入消纳困局并持续至今,风电行业不得不重新思考治理“弃风”顽疾的新途径。当年毅然吃下低风速螃蟹的企业如今迎来新的发展机遇。5年后的今天,接近负荷中心、运行方式灵活已经成为低风速电场不可复制的优势。转战低风速,既是风电行业的自我救赎,也是下游逆流倒逼出的掘进。

  岁末年尾,《风电发展“十三五”规划》出台。未来五年,预计全国风电新增装机容量8000万千瓦以上,其中,中东部和南方地区陆上风电新增并网装机容量将占4200万千瓦以上。

  从推进大型基地建设到向低风速地区转移,2016年中国风电正在经历发展思路的调整转变,加快开发中东部和南方地区陆上风能资源的规划布局,让占全国风能资源区68%的可利用低风速资源迎来政策红利。

  (姚金楠)

  HPC项目终落地

  核电“出海”迎契机

  2016年,在国内新机组无一核准的背景下,中国核电在老牌核电强国的存在感却在倍增。9月下旬,一波三折的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HPC)投资协议终于在伦敦落签,中英关系进入“黄金时代”再添新证。

  北海油气产能进入下降通道以来,加之自身对能源供应低碳化的主动诉求,英国在“弃核”20余年后决定重启核电建设,HPC因此成为英国核电复兴的首个项目。在HPC之外,英国政府后续还计划建设塞斯维尔C和布拉德维尔B项目。英国人的举动提振了后福岛时代一片沉寂的全球核电市场,也为中国核电创造了出海良机。

  HPC项目投资协议正式签署后,中企将在这个耗资180亿英镑的“地球最昂贵工程”中占股1/3,成为英国核电复兴的扎实参与者,同时创造了中国核电企业首次进入西方发达国家的历史。

  作为开启中英“黄金时代”的旗舰项目以及中国在欧洲投资最大的单个项目,HPC是世界核电产业复兴的标志,中企能够先于他国率先进入这个炙手可热的竞争性市场,实属不易。

  眼下,中广核已经启动并推进华龙一号英国通用设计审查,并力争于2022年在布拉德韦尔B项目实现落地,后者将是中企投资英国核电项目的核心诉求。倘若一切顺利,布拉德韦尔B将成为中国核电发展史上又一个划时代的项目:它将成为中企在西方发达国家主导开发建设的首个核电项目,更重要的是,中国可以核电技术出口为抓手,带动装备制造业在内的整个产业链“出海”,真正实现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的转身。

  (朱学蕊)

  能源“走出去”再发力

  国际合作扎实推进

  2016年,中国对外产能合作开始步入更加平稳务实的阶段,各领域捷报频传:中英法三方就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正式签署投资协议、中国电建承建的厄瓜多尔辛克雷水电站首批四台机组投产发电、三峡集团收购德国最大海上风电项目、国家电网中标巴西、比利时、希腊等多国项目,并与俄罗斯设立合资国网......

  2016年上半年,仅“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工程承包合同额就已达到514.5亿美元。截至11月底,国家层面正在推动的境外合作区达到75个。

  在大型国企央企接力“走出去”的同时,民营企业也加快了“出海”的步伐——油气领域首现“装备换原油”的创新模式,国内优势产品、装备、技术逐步对接海外资源和市场;光伏行业制造商、投资商“抱团出海”……

  合作扎实推进的背后,是“内外兼修”的机制保障。对外,截至目前,国家发改委已和23个国家展开机制化产能合作,签署相关协议推动政府间合作,搭建各部门、各省市的统一工作平台;对内,我国进一步建立完善对外多、双边的国际产能合作机制。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全国已有31个省、区、市基本完成区域规划编制。

  从产品到技术,从工程施工到项目投资,能源领域的国际产能合作在不断升级的过程中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特点,能源企业“走出去”的坚实步伐已经打造出一张张亮眼的“中国名片”。

  (姚金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