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电新闻 >> 水电快讯 >> 水电快讯 >> 正文
中方专家指责印度夸大“中国水电威胁论”
作者:刘琴 来自:中外对话 发表时间:14-12-05 浏览:
       
  

  中国专家表示,只有扩大合作才能解决亚洲区域内水资源问题

  随着西藏首个大型水电站——藏木水电站首台机组11月24日投产发电,印度媒体指责中国在雅鲁藏布江上游建水电站危害印度国家利益。
  中国专家认为,宣扬中国水电威胁论只能让印度国内各方受益,停止指责,寻求对话和合作才能解决亚洲区域内的水资源问题。
  发源于青藏高原的雅鲁藏布江流经中国、印度和孟加拉三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跨界河流之一,进入印度后,被称布拉马普特拉河。
  藏木水电站就建在雅鲁藏布江上游中国境内,总投资96亿元、共6台机组总装机容量51万千瓦,前后历时建设近8年时间。据参考消息,中国曾经一再保证该水电站工程不会减少雅鲁藏布江的水量,因为设计的都是径流式水电站。但这并没有减轻印度方面的担心。
  “印度媒体草木皆兵”
  水利部水电规划设计院副院长李原园告诉中外对话:中国在西藏建水电站也要被指责,这是炒作,“印度媒体是草木皆兵吧。”他说,中国在西藏建水电站“是为了解决西藏的用电问题,因为那儿缺电”。
  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中心秘书长叶海林也向中外对话表示,宣扬藏木水电站威胁论是印度媒体在“瞎嚷嚷”。
  印度媒体称中国在布拉马普特拉河(雅鲁藏布江流入印度境内的名称)建水电站是个威胁,不但会给印度带来“洪灾”和“泥石流”,影响地区生态环境,而且中印一旦发生冲突,中国还可能会用“截流”控制印度。
  专攻印度及南亚问题研究的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博士谢超告诉中外对话:“大肆渲染和炒作中国水资源利用对印度带来的威胁,印度国内各利益方都能从中受益。”
  从国内层面看, 打中国牌可以塑造政党和候选人的强硬形象,挑动选民的民族主义情绪,争取更多选票支持。对于地方政府,尤其是边境各邦政府来说,则可以借助“中国威胁”,在联邦政府拨款和基建项目中可以分得更大一份蛋糕。
  一直以来,印度的基础设施建设就令人诟病。与最近几年印度媒体热衷的“中国威胁论”炒作相对应,近年来印度对这些地区开发和建设越发重视,不断上马大型基建项目,边境各邦从中受益匪浅。因此从整个事件中可以看到,无论是中央及各邦政府、基建相关利益集团和边境地区居民,乃至借此成功吸引眼球的印度各媒体,可以说这种炒作让印度国内各利益方都获得收益。
  停止指责,合作才能解决亚洲水问题
  中外对话此前曾报道,水资源长期以来一直是造成亚洲紧张局势的根源之一,亚洲国家都不愿意加入国际非航道公约,以克制自身的水电开发活动。
  谢超说,“但无论是中国与印度,还是印度与巴基斯坦之间,虽因水资源利用时常吵闹,都不能承担也不准备掀起水资源争夺战,更多仍限定在利益博弈范畴,仍然存在有限的合作。
  在水资源利用方面,亚洲国家做的显然没有欧洲做的好。旅德水利工程专家王维洛告诉德国之声,亚洲地区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多国就同一条河流达成国际用水协议的地区。他举欧洲流经多国的莱茵河为例,因为有国际用水协议,所以各国并不可以任意建坝。
  谢超说,与欧洲不同,亚洲地区没有欧盟这样的经济一体化组织推动地区合作,因此欧洲国家之间的经济相互依赖态势加深各国之间的合作与对话。而亚洲国家虽然相互依赖日益加深,但由于彼此不信任,因而相互之间矛盾和摩擦不断。但是我们并不应该从根本上悲观地看待亚洲国家之间的这种矛盾,尤其是涉及地区大国之间的水资源利用时,问题在于如何扩大和加强类似合作。
  “从内在逻辑看,即使由于各方不信任,也不妨碍合作的进行。”他说。互信不是合作的先决条件。相反,各方如能通过对话,提出和沟通自身的利益诉求,建立激励机制吸引各方参与,完善防范机制防止违约,在此基础上达成务实合作的可能性依然存在,这也是目前亚洲各国关系复杂条件下最有可能实现的路径。
  地质学者杨勇告诉中外对话,就藏木水电站规模和发电方式来看,对生态和水文不会有太大影响,但青藏高原的国际河流急需相关国形成合作机制,从科学研究、保护、规划到开发利用,应该有全流域视野,不应该封闭、指责甚至是恶性比拼,比拼式开发殃及流域内国家和人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