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国企混改应“国民共进” 需着重在管理机制下功夫
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时间:18-09-18 浏览:
       
  

  聚焦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9月16日—17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中国:改革新征程 开放新境界”在北京举行。其是中国政府高层领导、全球商界领袖、国际组织和中外学者之间重要的对话平台。本次论坛除了聚焦当前国内外共同关注的中美贸易摩擦议题外,还包括“新时期的改革开放”、“减税降费政策”、“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金融业的开放与发展”等切中当下的热点议题。多位重量级嘉宾就这些热点问题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也释放出新一轮改革开放路径愈加明晰的信号。(包芳鸣)

  导读

  “国企混改并不是一混就灵。混改其实就是国企的实力叠加上民企的活力,这样就等于提升了企业的竞争力。还要在管理机制上下功夫。”央企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强调。

  9月16日傍晚,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中一场主题为“国企混改的经验与前景”的分论坛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将混改初衷总结为:“混改就是把民企基因加入国企,把经营机制与效率进行提升和改善。”

  央企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也强调:“我们的经济未来要形成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和民营企业三足鼎立的模式,共同推进经济发展,这对中国来讲非常重要。国企混改的目标就是要国民共进。”

  核心是提升竞争力

  在改革开放40周年来临之际,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研讨会9月16日在钓鱼台国宾馆拉开帷幕。其中,聚焦国企混改的这场分论坛备受关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的教授孙祁祥首先在开场前精炼地介绍了中国国有企业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背景。

  据介绍,2015年出台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对国企改革的总体目标原则,以及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完善国资监管体制机制等提出了明确的意见。从2016年到现在,中国已连续开展了三批国企混改的试点,包括电力、石油、铁路等七大类行业。2017年10月,“十九大”报告再一次明确,中国要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今年8月初,国务院国资委正式下发国企改革‘双百行动方针’。这标志着国企混改正式由点向面全面铺开,国企改革将进一步扩围,并向纵深的方向发展。”孙祁祥称。

  姚洋在发言中首先重点阐释了“为什么混改”。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国内实施过一轮非常大规模的国企改革,经历过上一轮改革后存活下来的国企都是具有相当实力。但这部分国企的经营机制还存在一些问题,市场化程度还不够。混改就是要发挥国企和民企双方的优势,结合国企的资金、创新实力,与民企市场化、灵活的管理及激励机制,共同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绿地集团董事长张玉良在分论坛上解释了混改中的“和谁混”、“如何混”等关键问题。

  首先跟谁混,“要选择优秀的团队和优秀的企业家,企业家起到的作用相信大家都是非常清楚的。其次,怎么混?先要解决在哪个领域混,国有企业性质有多种,有平台型的、功能型的、完全市场化的,我主张先在完全竞争性领域的商业类企业混。”

  另外,在哪个层面混?张玉良认为有条件的应该在母公司一级实施混改。具体混改的手段,“我们有整合型的混改也叫重组;第二种是交叉持股的混改;第三种是我更感兴趣的,多种所有制的混改。”张玉良解释称,“我认为前面两种混,主要还是物理层面的混,后面那个混才是真正化学的混。”

  张玉良表示:“绿地去年参与东航物流这个一级子公司的混改,一年来成果显著。”2017年6月,绿地与联想、普洛斯、德邦联合参与东航旗下东航物流的混改,合计获得东航物流45%股份,东航集团持股从100%降至45%。通过混改引资,东航物流资产负债率从87.86%降低到75%左右。

  作为央企代表的中国建材董事长宋志平认为,国企在中国能有如今这样强劲的发展,就得益于实施了市场化改革。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混合所有制改革。

  宋志平还指出,国企混改并不是一混就灵。混改其实就是国企的实力叠加上民企的活力,这样就等于提升了企业的竞争力。但还要在管理机制上下功夫。“主要把握两点,首先减少行政管理干预,不要视同纯粹的国企管理,应视同市场化股份公司的管理。”

  挑战和难点仍存

  在演讲中,张玉良、姚洋以及国际咨询机构罗兰贝格大中华区CEO戴璞(Denis Poux)还列举了国企混改中存在的诸多挑战和难点。

  姚洋指出,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就像是悬在国企改革头上的一把刀,在上一轮国企改革时期就备受争议。“目前这轮国企改革,对国资流失的担忧显然存在,且更尖锐。特别现在很多国企的负债率非常高。负债率高得经营不下去了,还怎么搞改革呢?”

  “目前比较可行的办法就是债转股。”姚洋继续解释,新一轮债转股自2016年11月破冰之后,市场化债转股给国企提供了降低负债重新上阵的机会。姚洋强调,“资产在民营企业家手里也是在中国的,这也是社会资本。”

  此外,姚洋还特别强调,当前一段时期要特别注意混改的方向和初心。姚洋称,今年这轮金融紧缩,上半年可以说三管齐下降杠杆,民营企业大多面临巨大资金压力。

  “目前去杠杆过程中,民企遇到融资困难,如果这个时候国企混改变成了吞并吃掉民企,那不是我们混改的初衷。我们不是要把民营企业改掉,而是让民企加入国企,把我们经营机制改善、效益提升。”姚洋强调。

  张玉良还提出建议称,“国企引入民资混改的时候,最好国资持股比例能低于51%。现有政策要求高于51%,国资话语权强,这样很多事情会很难做。”

  戴璞作为一名咨询机构代表,还列举了法国燃气等法国的改革案例。他认为,国有企业进行混改,还是要着重在治理机制方面改进提升,混合所有制只是一种资本组合形式。“中国的国企改革,肯定要根据不同的行业和企业具体情况来推进混改,不可能一刀切。”

  戴璞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央企联通借助腾讯、百度、京东、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的高科技和创新力,将会从管理机制、商业和产品模式等多方面做出改善和提高。”

  在8月29日国资委的媒体通气会上,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透露,前两批混改试点企业正持续推进实施方案的落地,近期中航工业、中国黄金、中粮集团所属试点企业分别完成引入战略投资者、股份制改制、重组上市工作。“目前第三批试点的混改实施方案也陆续获批。”

  此外,多途径混改也在有序展开。国资委表示,目前已要求各央企及所属企业引资项目均要通过产权市场、股票市场公开进行,保障各类社会资本公平参与央企混改的权利。

  据统计,2018年1月-7月,中央企业及央企控股上市公司利用股票市场实施增发、资产重组18项,融资618.78亿元,注入资产476.39亿元;利用产权市场开展转让部分股权、增资扩股项目100项,引入社会资本319.34亿元。

上一篇:  下一篇:热点新闻
相关新闻链接: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