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中美经贸关系走向仍将保持稳定格局
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时间:18-02-06 浏览:
       
  

   第一时间读完特朗普的国情咨文,感觉是中规中矩。特朗普就职一年,社会评价有高有低,反差较大。目前特朗普仍然面临“通俄门”的调查,怀疑他这一任能不能顺利结束的大有人在,怀疑他不会再连任的人则更多。如此被广泛质疑的美国总统,还是比较少见的。他有比较突出的特点,大家对他的看法很矛盾。

  特朗普就任第一年的国情咨文聚焦于国内政治,特别是准备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更多的笔墨是讲国内的事物,更多的集中于给自己摆功。移民和税改是他讲得最多的问题。美国国内经济好转,这是前任留下来的底子,也和世界经济整个走势是相吻合的。特朗普赶上这个时间点,经济好转,失业率降低,特别是美国股市大概5.2万亿美元的增长,这也是他可以表功的,也是在给共和党中期选举讨好。

  美国再回TPP将是一个全新谈判

  原本以为他要讲很多贸易方面的问题,但是他讲得并不多。他讲贸易问题主要是要解决问题,问题没有解决,就无法作为成绩来说。他主要讲贸易政策目标是什么,要建立更加公平、平等的贸易关系,对不公平的做法要进行斗争。

  国情咨文并没有多少关于贸易的内容。但值得关注的是特朗普在达沃斯论坛讲话当中提到,未来仍然存在和TPP成员一对一,或者和他们集体进行谈判的可能。从特朗普上台之后,TPP一直都是一个备受瞩目的事情。美国退出了TPP,大家认为这个议题已经结束了。但特朗普在达沃斯会议上的表态使大家觉得他要回归建制派,回到TPP的道路上。但我个人认为,有两点是值得关注的。其一,美国已经从TPP退出了,不管未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再回到TPP,一对一谈或者对集体谈,毕竟是已经退出再进去,不可能重新以原来的TPP12个成员当中一员的身份去谈TPP了。既然退出了,这一步已经迈出了,再回去已经不可能了。其次,其余的TPP11个国家要把TPP进行下去,现在日本在挑头。但是有些规则或条款目前已经冻结了,如果美国和其他11个国家重新谈TPP,这些规则或条款要不要打开?而且特朗普表态,重新谈判至少要对美国是有利的。新TPP可以对大家都有利,但当然还是对美国有利是第一位的。所以,之前的条款特朗普并不买账,如果他认为这些条款不能让美方满意的话,是否要谈新的条款?是否要谈新的承诺?所以,如果美国再重新回去TPP的话不可能再是原来的TPP,很可能要重开谈判。

  如果美国和TPP成员一个一个谈,以双边谈判为基础,那将费时耗力,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谈完。11个国家,现在是以高标准要求,逐个谈判,这对美国是有利的。如果和集体开始谈,那等于重开TPP谈判。人家11个国家将TPP都往前推进了,美国又跑来了,到底是算新成员还是老成员,这首先就存在技术上的问题。所有这些问题目前还难以预测。但可以预见的是,即使美国回到TPP,那也将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

  另一点需要明确的是,如果美方愿意对TPP整体谈,这仍然是个小多边谈判。小多边谈判仍然离不开多边贸易体制的大多边,基本规则是WTO的。所以,即使特朗普说不愿意再搞多边,愿意更多地关注于双边,在双边谈判的基础上保证美国的利益,但他想完全地抛开多边规则也是不太可能的。而且从美国法律体系来讲,美国有自己在多边贸易体制项下的承诺,也要受到约束。前些年,美国议会搞的一些法案,比如要对中国征收25%关税的舒默法案,当时引起了不小的风波。结果最后法案撤回了。记者问舒默为什么撤回这个法案,他说这个法案不符合多边规则。

  美国国会后来在很多议案中明确提出一条,美国政府在执行相关议案时不能与美国在国际条约、国际协定当中承诺的义务相冲突,要在遵守义务的前提下执行法案。WTO以前是GATT,多边贸易体制成立70多年,美国是当时的创始成员。这么多年来,这个多边贸易体制给所有的成员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环境,让大家能够在统一的规则下开展贸易。如果仅靠双边谈判,我们可以想象,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稳定的全球贸易环境。即使特朗普说不关注多边,但多边贸易规则对美国的约束是美国不可能逃避的。

  多边框架保证中美经贸关系的稳定

  那么,中美之间的关系将会如何?在1990年代,美国国会年年审议给中国的最惠国待遇,这造成了中美双边贸易环境很不稳定。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之后,美国根据多边义务,给予中国永久性的最惠国待遇。这就使得中美经贸关系有了稳定发展的良好基础。尽管中国加入世贸之后,中美之间在经贸问题上还是不断地有一些分歧,出现一些争端。但是在多边贸易体制的框架下,大家没有做太出格的事情。中美之间双边经贸关系保持稳定,中国和其他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系保持稳定。这是中国加入世贸之后,中国获得的最大的红利,也是中国所有其他贸易伙伴在和中国开展贸易关系时所获得的最大红利,这比降低关税,减少非关税壁垒等都要重要。

  自从特朗普上台之后,大家就在猜测中美之间会不会打贸易战,我自己已经被问过无数次了。我的回答很简单,打不起来!因为有多边贸易机制在保护着。反过来,到底什么是贸易战?一般理解就是提高关税壁垒,对方提升关税了,我们也相应提升关税,互相一轮又一轮地提高关税。但是提升关税又要分是什么样情况下提升关税,简单拿一个产品去提升关税,这在多边规则的框架下是不允许的。如果是反倾销,反补贴,要征收惩罚性关税,那也是有规则管着的,也不是随随便便想征多少就征多少。最近特朗普说因为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中国偷了美国知识产权,所以美国要对中国征收天价的罚款。话可以说得很大,但到底罚多少是要有依据的,不是美国总统说多少就是多少。这要按照相关法律、程序操作,按照法律办事。如果在现有规则下,反倾销,反补贴,增加惩罚性关税也叫打贸易战的话,那我们和美国年年都在打贸易战,没有一年不打。其实特朗普上台之后,有一些案子还是特朗普上台之前遗留下来的,继续在操作,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双方开始你来我往,大规模地设立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对双边贸易产生巨大影响的贸易战,我认为是不会出现的,但是双方的争端少不了,对此要有思想准备。美国和欧盟也有争端,包括美国总统现在也在说欧盟在贸易上占了美国的便宜,要从欧盟那儿把便宜讨回来。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特朗普在一年的执政时间里,一次次表现出来商人性格,不断给对方增加压力,不断甩给对方新的压力。如果你在压力面前退缩了,那么你的退缩就是他的获利。如果你不退缩,那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边界来办事。他总是在试探你的边界,如果你后退了,他就得利了。

  中美经济关系的两个晴雨表

  中美之间的经济关系有两个晴雨表可以参考,其一就是美国产业界的情绪如何。美国产业界对中美经贸关系的敏感性比任何群体都强,因为这是他们的利益所在。1990年代美国国会年年审议对华最惠国待遇问题时,产业界的呼声是很高的,他们都是站在积极维护中美经贸关系的角度上要求通过审议。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不站出来说话,中美贸易关系搞砸了,是会影响他们的利益。他们那时候觉得他们不能不保护最惠国待遇审核过关,如果他们不保护的话,中美贸易就很悬了,很危险了。

  现在产业界变化了,他们对华的批评声音比那个时候调门高多了。为什么他们敢于这样批评呢?因为双方经贸关系在多边贸易规则基础上基本是稳定的,不会因为业界批评几句,说几句负面的话就会影响双边经贸关系。中美之间在经贸问题上会发生各种各样的冲突,但如果这些冲突大到事关中美经贸关系稳定时,我相信美国业界是不会一声不吭的,也不会站出来说中国就错了,他们会从维护关系的角度上去发声。业界对目前的中美经贸关系还是有信心的,对中美经贸关系的发展前景预期是看好的。美国业界的反应我们应该重视,作为我们判断会不会打贸易战的重要依据。

  另外一个我们的参考则是中美之间的政治关系。中美建交之后的四十多年间,中美的政治关系和经贸关系两者都取得了发展。一般规律是中美或者贸易关系紧张,政治关系基本平安无事;或者政治关系紧张了,贸易关系平安无事,很少出现政治关系紧张,贸易关系紧张、经济关系紧张,全面“开战”的情况。所以,如果政治关系可能出现问题时,贸易关系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这是我的一个基本判断。美国国会最近连续通过了几个涉台法案,如果这些法案特朗普签署了,可能会引起非常严重的后果,我方也会有严厉反制的可能。在这种政治关系的背景下,大家的关注点就已经不在贸易问题上,贸易战的可能性就要降低了。所以这样大的背景下,我认为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但分歧和争端是肯定会出现的。我们看争议争端时都会强调涉案金额是多少,在关注涉案金额的同时,一定不要忘了关注涉案金额在双边贸易总量中的占比。中美5000多亿美元的贸易总额中,涉案金额占比基本是3%、4%、5%,可以说占比不大。所以我们说,中美经贸关系是正常的。

  贸易逆差是政治问题不是经济问题

  贸易逆差问题,这是我们必须要注意的问题。现在的贸易统计只反映了货物的流向,但没有反映利润的流向。很多年前斯坦福大学学者就做了相应研究,把贸易当中的利润做了一下划分。在中美之间存在美方贸易逆差情况下,把贸易利润换算出来之后,双方的利润是基本相等的,尽管美方表现为贸易逆差。这就说明了为什么在贸易逆差的情况下,美方还愿意和中方做生意,因为美国获得了自己应该有的利润。如果双方贸易关系完全是平衡的,就会有更大的利润归属美方,中国就完全吃亏,这也不可能持续下去。

  那么为什么贸易逆差问题还是年年被美方作为重要议题提出来?我认为还是在打政治牌,贸易逆差是政治上非常容易站得住脚的议题。其实美国官员都知道贸易利益的真实情况,但为什么年年这么讲,这是国内政治需要,讲贸易逆差最容易让老百姓关注,认为美国人在对华贸易中吃亏了,美国人失业都是因为工作被中国人给拿走了。其实金融危机前的十年,就是2008年、2009年以前,美国每年增加100万-200万个就业机会。美国第二产业的工作机会下降了,但第三产业工作机会不仅弥补了第二产业下降的工作机会而且还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就业市场的变化反映了美国经济结构的变化。但是为什么美国就业需求往低端走,不往高端走。因为高端就业集中在服务业,而不是第二产业,美国的主要就业这些年一直在往服务业转移,提供了整个劳动力市场80%的就业机会,占比远远超过其他国家。但是事实上,很多美国人是在第二产业失业了,又没有足够的培训,劳动力转移不到其他产业去,所以拿不到第三产业提供的就业机会。如果美国政府能给美国工人提供免费的培训机会,让他们能够掌握新的技能,凭借这些技能,美国工人在新的工作条件下能够实现就业。劳动力培训方面,中国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美国政府也做了一些工作,但是远远不够。还有很多人没有钱,没有办法参加培训,美国政府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

  劳动力往高端还是往低端转移的问题,必须要看长远。如果把低端的产业带回美国,马上投资搞生产,政府可以迅速减轻压力,解决很多失业人口的问题,但并非长远之计,因为这不符合经济发展的趋向。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对美国人民讲了很多漂亮话,但有很多不漂亮的事情他没有讲,这些事他明明知道但不愿意说。因为这些议题对共和党中期选举不利,对他提升他个人的民望不利。总之,我认为,大家应该全面看待中美经贸关系,这个关系会保持平稳。

  何宁:全球化智库(CCG)高级研究员,中国驻美前公使。

  【根据何宁公使在1月31日全球化智库(CCG)“从特朗普国情咨文演说看中美政治经济走向”发言整理,经本人审核】

 

上一篇:  下一篇:热点新闻
相关新闻链接: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