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力纵横 >> 国外电力 >> 正文
日本加速重启核电
来自:《 中国能源报 》( 2018年01月29日 第 07 版) 发表时间:18-01-31 浏览:
       
  

  在多重压力之下,日本核能安全监管机构——原子能监管委员会(NRA)日前宣布,将加速本土部分停运核反应堆的重启审批,“最迟于2月确定已达到重启标准,且有必要优先重启的反应堆”。路透社认为,这将打破2011年福岛核事故以来,日本数十座核反应堆重启申请长期“审而不批”的僵局,日本的核电复苏或将由此迈出坚实一步。

  核电停摆代价高昂

  早在上世纪50年代,日本即将大力发展核电列为国策,历经50余年的开发,核电在日本电力结构中的占比一度高达30%。

  然而,2011年的福岛核事故彻底打乱了日本乃至全球核电行业的发展节奏。迫于多方压力,日本陆续关停了境内48座在役核反应堆,并于2013年9月彻底进入“零核”状态,目前仅有5座反应堆恢复运营,日本的核电比例随之由巅峰时期的30%骤降至当前的1.7%。

  核电停摆直接导致日本的替代燃料支出飙升。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日本累计耗资700亿美元用于进口LNG,而2010年的同项支出仅为200亿美元,日本也一度因此连续18个月出现财政赤字。

  有鉴于此,安倍晋三自2012年末出任首相以来多次公开表示,日本将重启NRA认定为“安全”的核电机组,否则除了面临日渐飙高的能源成本,更将无力完成既定的减排承诺。

  日本经济产业省指出,日本在《巴黎协定》中承诺的减排目标为2030年前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05年的基础上削减26%,而完成这一目标需要将核电比例维持在20%至22%之间。

  2013年2月,由30名日本经济界人士和专家学者组成的“原子能政策恳谈会”,向安倍晋三提交研究报告,建议政府重启核电站。在此背景下,安倍内阁于2014年4月通过了《第四次日本能源基本计划》,明确将核能列为“基本负荷”能源。

  优先重启部分反应堆

  NRA此次关于加速核电重启审批的表态与多方施压有直接关系。

  去年7月,日本八大电力公司向NRA递交了多座反应堆的重启申请,但后者未在约定时间内(申请提出后6个月内)给出明确审核意见,遭到前者的激烈指责。

  核电运营商的不满也得到了日本政府层面的支持和理解,包括经济产业大臣茂木敏充在内的日本高级别政府官员日前纷纷顺势“提醒”NRA应公布核电重启的“清晰路线图”,以便使经营压力巨大的电力公司提前调整商业策略。

  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目前日本共有21座反应堆向NRA提出了重启申请,预计其中12座有望在2025年之前恢复运营,而此次“优先重启”的反应堆中将至少包括关西电力、九州电力、北海道电力及四国电力公司运营的6座压水堆。

  在此之前,2015年8月恢复运营的川内核电站1号机组是日本进入“零核”状态后重启的首座反应堆。随后日本又陆续“解禁”了四座反应堆,但除了这5座反应堆外,其它近些年来先后提出重启申请的反应堆则全部处于未获批或待定状态。

  民意左右重启成败

  事实上,NRA的许可虽是核电重启的关键条件,但并非唯一条件,反应堆重新上线还需要通过当地社区持续四周左右的民意评审。

  与现任政府的挺核立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大部分民众对核电的质疑有增无减,声势浩大的反核示威游行近年来在日本各地司空见惯,以著名作家大江健三郎为代表的大量社会知名人士,以及前首相菅直人、小泉纯一郎等政界大佬也都坚决反对日本继续发展核电,这些“大分贝”的反核声音都对日本核电重启形成了巨大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2年7月,日本政府组建的“福岛核事故调查委员会”在调查报告中就明确提出“福岛核事故是人祸而非自然灾害”。此后多家机构的独立调查也一致认定福岛核事故是典型的“人祸”。时至今日,福岛核事故的处理成本累计已超过20万亿日元,几乎相当于日本半年的财政收入,但日本官方关于事故背后的具体真相依然含糊其辞,这些都成为日本民众不信任核电的直接原因。

  目前日本政府正在编制《第五次能源基本计划》,预计将于今年3月公布。各方关注的焦点是在《第四次能源基本计划》中未被写入的“核电站新建和新建”会否出现在新版规划之中。日媒普遍认为,考虑到日本的现实国情,现届政府的挺核立场,以及NRA的最新表态,核电建设进入《第五次能源基本计划》几无悬念,但日本民众的立场将成为左右核电重启成败的核心因素。

上一篇:  下一篇:国外电力
相关新闻链接:
推荐新闻